五万三千六百一

手中的玫瑰


自己写着玩的产物,自割腿肉

有雷安,瑞金微量要素。

嘉艾,嘉艾,嘉艾。

设定:
嘉德罗斯与寝室其他几人并不认识,确切来说是根本没有注意过安迷修的亲戚网。也并不认识艾比埃米这对小姐弟,只是听说一年级出了对打架很厉害的小姐弟。
艾比没被嘉德罗斯记仇,虽然嘉德罗斯的确随口跟寝室几人吐槽过有人说他矮。
他们打架是因为一个根本没搞清楚驴头不对马尾的误会,根本不是因为三个鸡腿。艾比以为九岁记仇,九岁以为艾比是之前打过的人找茬。
他们在校区外不远一个偏僻胡同里打的架。
九岁不是打不过艾比。艾比也根本没想过要打架。但他们的确是同时出的手。
艾比知道九岁,安迷修跟她和埃米提过的。其实超怕九岁,但血冲上头了也不害怕了。事情过了好几天腿还软呢。
安迷修知道艾比跟九岁打架并不慌,只是担心可能要跟九岁再打一架。
他们谁的寝室都很大。这是属于优等生的特权。男子组五个人合住一栋小别墅。艾比埃米选择一人一个房间。两室一厅。


艾比初次见到嘉德罗斯就觉得,他是个狂妄自大的疯子。现在她在因为三个炸鸡腿与嘉德罗斯扭打成一团。她恼怒急了,冤家路窄狭路相逢,当初不过是看不过随口嘟哝了一句小矮子居然被记仇到现在“疯子……真是个疯子。”她一个翻身坐到嘉德罗斯身上揪了把他的头发,她颇为满意的在心底欢呼着    艾比选手发挥稳定得到十分!  随即被掀翻到地小腹被狠狠打了一拳。痛的要命。
 
现在她的小火星开始彻底被点燃烧焦了身为理智的草原。  好的——这可不怨姐。没有半点绅士精神的家伙不配得到姐的温柔!  艾比气呼呼将要成为一个河豚,她费力挣扎半天再度获得上风,现在他们都没有力气了。艾比在上嘉德罗斯在下,她瞪着红眼珠死死盯着嘉德罗斯,嘉德罗斯也在看着她,金色的眼眸里烧着小火苗。两个人喘着粗气身体绷紧互相防备着对方,艾比狞笑着把拳头捏的咯嚓直响,她明显感觉到身下的大型猫科动物僵了一僵。

拳头直直落下带着拳风即将降落到嘉德罗斯脸上,嘉德罗斯气到咔咔磨牙却又无可奈何,不遵守校规的后果就是元力被封又被上了多层禁锢。现在的他现在压根打不过面前这不守规矩的疯丫头。  疯子——   他咬牙切齿在心里给艾比下了结论等待脸上挨一击重击,然后他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艾比收了拳,笑嘻嘻的在他脸上轻巧捏了一把“疯——子。”她这么嬉笑道。

嘉德罗斯腾的弹蹦起来,把艾比掀翻在地。使劲抹着脸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往后蹬蹬退个几步死死盯着她。艾比看着他,以同样的语气慢条斯理复述了一遍。气氛一时冷了下来,艾比拍拍身上的灰站起身,将落在一旁的包捡起背在身上开始翻找什么。“疯子。”嘉德罗斯咽下口唾沫干巴巴的将这个词语回了过去,他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个问题开始站在原地开始发呆,按照平时的作风他应该嘲讽回去,或者怎样也好。总之不该像现在这样,这不对劲极了。

“我不想违反校规。”艾比打破了僵局,她翻找出终端看了眼时间,今天是星期五,学生狂欢的曙光。然而学校却固定在每周五这一天晚间查寝,如若学生不在便是违反了校规要扣下一定的生活学分。这也将计算到学生期末作风成绩中,直接影响到总分。“现在快到门禁了,我需要回校。”她见嘉德罗斯不回话,似乎有些不耐烦。

艾比嘟哝一声叹口气揉揉已经乱的不成样子的丸子头,快速又复述一遍。   跟复读机一样    她内心吐槽。 理智回笼的后果就是整个人都开始软了起来,虽错于嘉德罗斯也打心感到不安。她偷偷瞄眼嘉德罗斯还没有反应心中一横,不管不顾就避过他快速离开踩点回到寝室,呜嗷一声把被子搂成一团做个小窝整个人缩在里面滚来滚去开始佩服自己的勇气。

嘉德罗斯缓过神来发现自己完美错过了门禁,终端上全是雷狮打来的夺命连环call。慌里慌张爬墙回寝正好赶上查寝。

雷狮嘴里叼了根棒棒糖,看他那灰头土脸的样子把嘴里的糖球挪到左腮帮子边,没忍住调侃“呦,这是去哪打仗滚了身灰回来?”嘉德罗斯磨磨牙瞪着眼瞅过去,眼中尽是不忿。安迷修过去瞅了一眼已经了然,与雷狮对视一眼没忍住笑出声,“何方神圣啊到底?”安迷修试图控制一下自己的求知欲,安迷修失败了。银爵放下手中的动物百科,格瑞的眼神从终端上与金的聊天界面挪开。

嘉德罗斯面对他们充满求知欲的目光哼了一声,努力做出不屑的样子“是个有着问号呆毛的红发女孩,都是疯子。”安迷修的笑容凝固了,他扫视了一圈寝室问到“眼睛是什么颜色?”嘉德罗斯没忍住心中的愤恨噸了一大口可乐“倒是挺好看的,红色。跟那兔子一样。”
                 
                                  “……”

   安迷修看着终端艾比传过来的信息笑不出来了。

评论(9)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