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万三千六百一

“喜……喜欢你!”他揣揣不安双手紧扣握在一起放在胸前,以快哭出来的音调小声却用力的喊出来。“嗯?”他扭过身,因为离他太过遥远的距离,风只带来了了只言碎语,他甚至不能依靠那些声音辩驳出他说了些什么。但他是知晓的。对于他,对于他。这一定是无比重要的话语。他终于下定了决心,泪水承受了太多的欢欣与激动不堪重负的从眼眶里滚落下来。他举起手将手圈成喇叭状,用尽全力奔跑,站定。狠狠呼吸,不管胸腔里的血腥气,努力往肺腑里吸进空气。他的腮帮带泪,围巾与外套被风吹的烈烈作响。风灌进衣服里,外套鼓了起来,飞了起来。围巾也是一样。他就如同只鸟儿一样。他笑着,他笑着大喊,大叫。笑容如同冬日的烈阳春日的暖风。声音就似那清脆响亮的鸟鸣。在山丘上,在草坪上,或是在沙土上。他跃起来跳起来,他仿佛将要飞过去了“喜欢你!我说!我说——!喜欢你!喜欢你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