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万三千六百一

埃米鬼迷心窍翻车现场

极度OOC    cp卡埃勿踩雷

埃米有些烦躁,他垂下眼睑,居高临下看着卡米尔。埃米咽了口唾沫伸出了手,慢慢从脸颊抚上腰间,他犹豫着挑开了卡米尔的衣摆向内探去,不偏不倚按上了人鱼线。卡米尔哼了一声似乎要醒过来,埃米手顿住了,心脏怦怦直跳。耳尖也染上了丝丝绯红。不敢再动一下,幸而卡米尔只是皱了皱眉头并未醒来。他注视着他的脸半天不敢出一口大气,看了半天,才缓缓出了一口气。并不得不不情不愿的得承认,卡米尔他的确是有一副好皮囊。性格也貌似完全不同于他的大哥。只是整日板着张脸,但也不同于第二一副生人勿近将要下雪的气场。他的指腹压着卡米尔腹部的皮肉。温热的,不是他所想象的温凉。他似乎能感受到卡米尔的血液是如何流淌的,以及应当是从自己指尖传来的急促的心跳声。埃米眨眨眼,回过了神。他开始意识到自己到底干了什么。仓促的想要将手从卡米尔的衣服里退出来。但事情并不如他的想象一般顺利。那本该熟睡的人却突然伸出了手。睁开眼盯着他紧紧抓住他的手。那眼神令埃米胆寒。埃米意识到,食肉动物即使伪装的再好,也是具有攻击性的,类似于安谜修,类似于金。再类似于……这头本就没有做任何伪装,只是略带稚嫩的狮子。埃米还没反应过来就一阵天旋地转。他的视角由俯视变为了仰视。埃米在这种情况下带着不安厌恶极了这种视角。他挣扎差意图起来确被单手按下。卡米尔打量着猎物,缓缓眯起了眼,悄悄露出獠牙有些按捺不住探出舌尖舔舔嘴角却并未做出任何反应,只是将埃米的手牵引往自己的心口并低下头吻上埃米的唇。必竟,属于他的狩猎时间才刚刚开始。
————————我是分割线————————

当事人埃某:龟龟,我发誓,我真沒想到他(此指卡某)会醒。这是个意外,我真不是那种人一时鬼迷心窍懂吧?真的。

当事人卡某:我希望这种情况多一些。没错,我一开始就醒了。沒事。一点不辛苦。真的。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