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万三千六百一

埃米匆匆收拾好书本追逐着他的步伐,他喘了口气抬起头努力伸手够住卡米尔的衣角“请……请等一下!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卡米尔转过身低头看着这个追赶上来的男孩,有些困惑拉了下围巾等待着他的下文,埃米被盯的有些紧张,他努力站直身子却又忍不住低下头,手心因紧张而不断出汗,整个人如同站在冰窖的窖口处一样不断发冷。他鼓起勇气开了口试图喊叫出声,发出的声音却如若蚊吟“喜……喜欢你!很抱歉……!”完了,一切都玩完了。埃米心想。他自愿跳下了冰窖,彻骨的寒冷立马裹住了他,连他的心也要被冻成冰块,惴惴不安等待着拒绝的声音传来甚至已经有着接受厌恶的奚落的准备,恍惚间听见声音传来他的眼泪几乎要落下不住连连道歉想要马上落荒而逃。
卡米尔几乎要被这大胆的发言吓住了,事实上这根本不是几乎。不知晓什么时候目光总是追逐着这个男孩并不自觉的送上些帮助,他烦闷的将一口奶油送入口中。奶油绵密味道正好,不腻也不油。芒果清甜的口味席卷他的口腔让他想起了某个绑着大大呆毛满身芒果味的家伙。猩红舌尖从苍白唇瓣探出,神使鬼差一般缓缓舔过沾着些奶油的茶匙凸起的背面。目光低垂看着蛋糕,着魔一般用茶匙慢慢将蛋糕送入口中又借着围巾的遮挡用舌尖将奶油一点点舔舐干净。意、外、之、喜。卡米尔微微眯起眼,他欲捕获的猎物现在居然自投罗网啦。猎食者可不会将他的猎物轻易放走。只会一点点将他吞食殆尽,就连骨头也要吸食骨髓然后嚼烂入腹。他几乎是迫不急待说出来了的回应。见着对方的反应可爱到过了头又没忍住重复了一遍。太好了,太好了。羚羊终于被按在了掠食者的爪下,掠食者张开了血红的嘴照着脆弱的脖颈咬了下去。羚羊再也跑不掉啦。
“……我是说,可以。”埃米从尴尬无措中回过神来,听到了这句话“嗳?等?等等可是?”他手忙脚乱“我是说,可以。”他所爱慕的人站在他跟前认可了他的心意,埃米的心跳的如同擂鼓一般,他后退一步仰头看着眼前新晋的爱人,一双手将他从冬天解救出来,并带领他来到了春天。
呜呃啊啊啊不知道迟到没算不算应题试着艾特一下…… @蓝莓抹茶糕

评论

热度(15)

  1. France Vermouth五万三千六百一 转载了此图片  到 卡埃主题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