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万三千六百一

小孩软糯糯,眨着水灵灵的眼睛拉着她娘亲的衣角一声又一声。“娘、娘、爹亲和兄姐们是否安好?”妇人没有回应,小孩仰的头看不清妇人的表情,妇人的脸掩在阴影里,看不真确。她等的有些急了,小手紧了紧又想出声。妇人柔柔一笑弯腰将小孩儿一把抱起搂在怀中,在粉雕玉琢的脸上亲了一口。“一切尚在安好,你莫管就是。在这安心呆着,娘过段时日就回 。”小孩乖巧点头,抱紧了她娘亲,如同小兽一般将头埋到她亲人的颈窝里寻求温暖。妇人轻拍着小孩的背似想将她如儿时一般慢慢哄到睡着。小孩慢慢困倦起来,却又努力睁大着眼睛。不敢睡,怎敢睡着?睡着了,娘亲便又要飞走了,如同她那日捉的蝴蝶一般,一个不小心,那蝴蝶就。她轻微摇摇脑袋把这想法晃出了脑壳。恍惚间,她如同穿梭在云里雾里,她张开手去抓,烟云从她手里流走。似水,也似那丝绸。
娘亲还是走了,如同蝴蝶,也如同那日她在梦里追逐着的烟雾。她一觉醒来揉揉眼睛。尚还困倦着。起身抓着被角,呆愣愣不知该做什么。她穿戴好衣饰,裹的如同那狐球兔儿一般。她走出屋门缓缓呼出了凉气。迈开步伐张开手臂想轻巧的转一圈。如同蝴蝶一样。娘亲飞走了,爹亲与兄姐也飞走了。厚厚的衣饰拖拽着她,她跳不起来,也迈不开那脚。她无奈的驻足于原地,再一次迷茫四顾找不住烟云之中的方向,烟云从她脚下留过,慢慢覆过她的脚踝,如水一般再度又流走一回。在这飘飘摇摇的世间,她飞不走。

乌鸦之栖:

求扩散辟谣了!!!扩散!
我很感谢po主发言,但是我也很担心你也会被集火啊我真的很担心【】
然后里面说的的确有很多也是我想说的,不过我吐话真的有限。
这件事本无关雷安,但我认为,既然很多人通过雷安看了这件事,误会了很多,所以也希望他们能再看到。

辟谣长微博:

非常抱歉打了雷安tag。

但是之前充满谣言的长微博打了雷安tag,并且雷安家很多太太也被这次事件波及,所以我认为也有必要在雷安tag下澄清一下,3天后就会撤tag。

另外贴一下辟谣微博地址(长微博现在被屏蔽了,大约明天能恢复,希望大家明天关注一下),希望大家帮忙转发一下,非常感谢。

再次为占tag道歉。

本文可以转载

“先生,如果这个世界的什么感情都需要一个理由的话,那这个世界岂不是太过可怕/(好笑)了。”

“喜……喜欢你!”他揣揣不安双手紧扣握在一起放在胸前,以快哭出来的音调小声却用力的喊出来。“嗯?”他扭过身,因为离他太过遥远的距离,风只带来了了只言碎语,他甚至不能依靠那些声音辩驳出他说了些什么。但他是知晓的。对于他,对于他。这一定是无比重要的话语。他终于下定了决心,泪水承受了太多的欢欣与激动不堪重负的从眼眶里滚落下来。他举起手将手圈成喇叭状,用尽全力奔跑,站定。狠狠呼吸,不管胸腔里的血腥气,努力往肺腑里吸进空气。他的腮帮带泪,围巾与外套被风吹的烈烈作响。风灌进衣服里,外套鼓了起来,飞了起来。围巾也是一样。他就如同只鸟儿一样。他笑着,他笑着大喊,大叫。笑容如同冬日的烈阳春日的暖风。声音就似那清脆响亮的鸟鸣。在山丘上,在草坪上,或是在沙土上。他跃起来跳起来,他仿佛将要飞过去了“喜欢你!我说!我说——!喜欢你!喜欢你啊!”

仔细看了看雷狮被锤的前面,不知道是我看错了还是怎么样,怎么觉得,雷狮他是不是打到了小黑洞的脸……所以才会被捶的那么惨……

埃米鬼迷心窍翻车现场

极度OOC    cp卡埃勿踩雷

埃米有些烦躁,他垂下眼睑,居高临下看着卡米尔。埃米咽了口唾沫伸出了手,慢慢从脸颊抚上腰间,他犹豫着挑开了卡米尔的衣摆向内探去,不偏不倚按上了人鱼线。卡米尔哼了一声似乎要醒过来,埃米手顿住了,心脏怦怦直跳。耳尖也染上了丝丝绯红。不敢再动一下,幸而卡米尔只是皱了皱眉头并未醒来。他注视着他的脸半天不敢出一口大气,看了半天,才缓缓出了一口气。并不得不不情不愿的得承认,卡米尔他的确是有一副好皮囊。性格也貌似完全不同于他的大哥。只是整日板着张脸,但也不同于第二一副生人勿近将要下雪的气场。他的指腹压着卡米尔腹部的皮肉。温热的,不是他所想象的温凉。他似乎能感受到卡米尔的血液是如何流淌的,以及应当是从自己指尖传来的急促的心跳声。埃米眨眨眼,回过了神。他开始意识到自己到底干了什么。仓促的想要将手从卡米尔的衣服里退出来。但事情并不如他的想象一般顺利。那本该熟睡的人却突然伸出了手。睁开眼盯着他紧紧抓住他的手。那眼神令埃米胆寒。埃米意识到,食肉动物即使伪装的再好,也是具有攻击性的,类似于安谜修,类似于金。再类似于……这头本就没有做任何伪装,只是略带稚嫩的狮子。埃米还没反应过来就一阵天旋地转。他的视角由俯视变为了仰视。埃米在这种情况下带着不安厌恶极了这种视角。他挣扎差意图起来确被单手按下。卡米尔打量着猎物,缓缓眯起了眼,悄悄露出獠牙有些按捺不住探出舌尖舔舔嘴角却并未做出任何反应,只是将埃米的手牵引往自己的心口并低下头吻上埃米的唇。必竟,属于他的狩猎时间才刚刚开始。
————————我是分割线————————

当事人埃某:龟龟,我发誓,我真沒想到他(此指卡某)会醒。这是个意外,我真不是那种人一时鬼迷心窍懂吧?真的。

当事人卡某:我希望这种情况多一些。没错,我一开始就醒了。沒事。一点不辛苦。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