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万三千六百一

病病的艾比。写了半天文没了。绝望。

归零

试水。
雷八岁犯错安安分手。
雷八岁不想分手



“雷狮,就当放过彼此 你我从新开始,就当第一天相识不好么。”

安迷修倚靠在栏杆之上,疲倦垂下眼睑,睫毛扑动犹如将死的蝴蝶,眼睫带出的阴影恰好的遮掩住因疲倦而浮现的青黑色。他缓缓吐出一口烟雾,烟云缭绕中雷狮有些看不见他的表情。

烟灰带着火星凋落在地上,安迷修轻嘶一声——显然是被烫到手了。他扔下烟蒂,没有碾灭它。安迷修盯着地上的烟蒂突然笑了起来,他看向雷狮,湖水般的瞳眸里终于带了些笑意,他指着烟蒂似乎只是开了个玩笑

“雷狮,你看这像不像咱们?”

安迷修没有等雷狮回答,伸脚碾灭了烟蒂。他不需要什么回答,只顾自开口续上了之前的话。

“我们放过彼此,回到刚刚相识的日子。然后——我们彼此互不相欠,谁也不认识谁,一辈子也没有任何的交集。这样最好。”

“驳回。”

雷狮找回了自己的思想,他的脑子乱乱糟糟,显然是被这话打晕了过去。只得急切且无措快速回应。

“……,你总是这样。”

安迷修沉默一响无奈摊手。

“你幼稚,狂妄,自大,控制欲强。我们所追求的东西不一样。是时候分开了——雷狮。”

安迷修下达了最后的通知,恍惚之间雷狮觉的满目黑暗,脑袋里的血又悉数充了上来

“驳回——!”

他几乎是怒吼着冲上前一把抓住,或是抱住了安迷修,低下头不由分说就啃上了他的唇开启一场厮杀,嘴中是血的腥气,不知是谁先咬伤了谁,一派兵荒马乱。

(分手成功了,雷狮没留住安哥。在这里雷狮的确是自私的,他明确知道自己干了什么惹怒了安哥,却还是因为自己的私心不放安哥走,而安迷修一但下了什么决定,便谁也拦不住他了。先看看有没有人看。有了再把这篇设定补全开坑)

手中的玫瑰


自己写着玩的产物,自割腿肉

有雷安,瑞金微量要素。

嘉艾,嘉艾,嘉艾。

设定:
嘉德罗斯与寝室其他几人并不认识,确切来说是根本没有注意过安迷修的亲戚网。也并不认识艾比埃米这对小姐弟,只是听说一年级出了对打架很厉害的小姐弟。
艾比没被嘉德罗斯记仇,虽然嘉德罗斯的确随口跟寝室几人吐槽过有人说他矮。
他们打架是因为一个根本没搞清楚驴头不对马尾的误会,根本不是因为三个鸡腿。艾比以为九岁记仇,九岁以为艾比是之前打过的人找茬。
他们在校区外不远一个偏僻胡同里打的架。
九岁不是打不过艾比。艾比也根本没想过要打架。但他们的确是同时出的手。
艾比知道九岁,安迷修跟她和埃米提过的。其实超怕九岁,但血冲上头了也不害怕了。事情过了好几天腿还软呢。
安迷修知道艾比跟九岁打架并不慌,只是担心可能要跟九岁再打一架。
他们谁的寝室都很大。这是属于优等生的特权。男子组五个人合住一栋小别墅。艾比埃米选择一人一个房间。两室一厅。


艾比初次见到嘉德罗斯就觉得,他是个狂妄自大的疯子。现在她在因为三个炸鸡腿与嘉德罗斯扭打成一团。她恼怒急了,冤家路窄狭路相逢,当初不过是看不过随口嘟哝了一句小矮子居然被记仇到现在“疯子……真是个疯子。”她一个翻身坐到嘉德罗斯身上揪了把他的头发,她颇为满意的在心底欢呼着    艾比选手发挥稳定得到十分!  随即被掀翻到地小腹被狠狠打了一拳。痛的要命。
 
现在她的小火星开始彻底被点燃烧焦了身为理智的草原。  好的——这可不怨姐。没有半点绅士精神的家伙不配得到姐的温柔!  艾比气呼呼将要成为一个河豚,她费力挣扎半天再度获得上风,现在他们都没有力气了。艾比在上嘉德罗斯在下,她瞪着红眼珠死死盯着嘉德罗斯,嘉德罗斯也在看着她,金色的眼眸里烧着小火苗。两个人喘着粗气身体绷紧互相防备着对方,艾比狞笑着把拳头捏的咯嚓直响,她明显感觉到身下的大型猫科动物僵了一僵。

拳头直直落下带着拳风即将降落到嘉德罗斯脸上,嘉德罗斯气到咔咔磨牙却又无可奈何,不遵守校规的后果就是元力被封又被上了多层禁锢。现在的他现在压根打不过面前这不守规矩的疯丫头。  疯子——   他咬牙切齿在心里给艾比下了结论等待脸上挨一击重击,然后他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艾比收了拳,笑嘻嘻的在他脸上轻巧捏了一把“疯——子。”她这么嬉笑道。

嘉德罗斯腾的弹蹦起来,把艾比掀翻在地。使劲抹着脸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往后蹬蹬退个几步死死盯着她。艾比看着他,以同样的语气慢条斯理复述了一遍。气氛一时冷了下来,艾比拍拍身上的灰站起身,将落在一旁的包捡起背在身上开始翻找什么。“疯子。”嘉德罗斯咽下口唾沫干巴巴的将这个词语回了过去,他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个问题开始站在原地开始发呆,按照平时的作风他应该嘲讽回去,或者怎样也好。总之不该像现在这样,这不对劲极了。

“我不想违反校规。”艾比打破了僵局,她翻找出终端看了眼时间,今天是星期五,学生狂欢的曙光。然而学校却固定在每周五这一天晚间查寝,如若学生不在便是违反了校规要扣下一定的生活学分。这也将计算到学生期末作风成绩中,直接影响到总分。“现在快到门禁了,我需要回校。”她见嘉德罗斯不回话,似乎有些不耐烦。

艾比嘟哝一声叹口气揉揉已经乱的不成样子的丸子头,快速又复述一遍。   跟复读机一样    她内心吐槽。 理智回笼的后果就是整个人都开始软了起来,虽错于嘉德罗斯也打心感到不安。她偷偷瞄眼嘉德罗斯还没有反应心中一横,不管不顾就避过他快速离开踩点回到寝室,呜嗷一声把被子搂成一团做个小窝整个人缩在里面滚来滚去开始佩服自己的勇气。

嘉德罗斯缓过神来发现自己完美错过了门禁,终端上全是雷狮打来的夺命连环call。慌里慌张爬墙回寝正好赶上查寝。

雷狮嘴里叼了根棒棒糖,看他那灰头土脸的样子把嘴里的糖球挪到左腮帮子边,没忍住调侃“呦,这是去哪打仗滚了身灰回来?”嘉德罗斯磨磨牙瞪着眼瞅过去,眼中尽是不忿。安迷修过去瞅了一眼已经了然,与雷狮对视一眼没忍住笑出声,“何方神圣啊到底?”安迷修试图控制一下自己的求知欲,安迷修失败了。银爵放下手中的动物百科,格瑞的眼神从终端上与金的聊天界面挪开。

嘉德罗斯面对他们充满求知欲的目光哼了一声,努力做出不屑的样子“是个有着问号呆毛的红发女孩,都是疯子。”安迷修的笑容凝固了,他扫视了一圈寝室问到“眼睛是什么颜色?”嘉德罗斯没忍住心中的愤恨噸了一大口可乐“倒是挺好看的,红色。跟那兔子一样。”
                 
                                  “……”

   安迷修看着终端艾比传过来的信息笑不出来了。

【安利】小王子钢笔出“科学毛笔”版啦!

码一下

鸢茶:


这支笔的外形你们都很熟悉了。是一直以来,都在云停广受好评的“小王子钢笔”。


不过,这次介绍的是它的“科学毛笔”版本。




经常会有人将科学毛笔和秀丽笔弄混。


但实际上,二者是有很大区别的。


秀丽笔的笔尖当然是比中性笔要软得多的,但相比完全柔软的毛笔,还是要硬得多。它类似于中国的“中柏笔”,出墨很均匀,一般拿来写小楷、中楷或者签名用,被称之为“渣字变美神器”。


秀丽笔的握笔姿势是和普通中性笔一模一样的。其中,圈内最出名的秀丽笔,是斑马的秀丽笔






至于科学毛笔,本质上是毛笔的笔尖+钢笔的供墨设计。


传统毛笔都是要蘸墨书写,放到21世纪的今天,其实不是很便携。而科学毛笔采用毛笔的笔尖+钢笔的上墨方式,就方便得多了。


因为采用钢笔的外壳,所以如果学不来毛笔的握姿,也可以用钢笔的握姿。





不过,科学毛笔在彩墨圈内还有比较特别的用法。


首先,它出墨量大,更易出渐变和sheen。平时用钢笔写不出的sheen,用科学毛笔书写,就很方便了。


其次,它适合练字,也可以灌金粉书写、染卡。我们日常用的储水软笔的笔尖是尼龙的,写感和毛笔很不同,科学毛笔拿来练字(如瘦金)当然是更合适的。此外,金粉彩墨写出来的字迹熠熠生辉,相当好看;染卡当然也是十分合适的。


最后,它好清洗。我们常用的储水软笔内部有海绵结构,基本上只能一笔一墨,是洗不干净的;而毛笔、水彩画笔这些虽然好洗,却不能灌墨带出门。科学毛笔可以说是综合性地解决了二者的缺点。


——这也是为什么要把这支笔安利给大家的原因。







它的花名还是叫“小王子”。不过为了和小王子钢笔区分,老板娘最近开始喊它“软王子”了……


(那就这么着吧……)







*** 底部惯例硬广 ***


性价比可谓相当高的“小王子科学毛笔”:点我点我点我


单支15.8全国包邮;all in打8折,99.8包邮。


新品优惠期(8.26-9.2),每购买2支,送1瓶价值9.9的彩墨。(15ml的花之物语,或者5ml的云停原创/限定彩墨,可备注)




*** 底部惯例抽奖 ***


在点“喜欢”和“推荐”中,抽3位赠送科学毛笔+15ml云停彩墨一瓶(昨夜星辰或北欧四色)。


在“转载”和“评论”中,抽1位赠送科学毛笔8色全套。




还有云停的钢笔彩墨手帐交流群:585342740


里面有好多小天使,欢迎大家来玩儿~每次上新都有优惠,群内小天使购物时备注id会送彩墨空瓶。


还有云吸猫服务来着……




说到“软王子”,就突然想起来要告诉大家。


我们的软软小可爱要被绝育啦~


软软已经7个月了呢,从刚大家时瘦瘦小小的一只,变成了大喵喵、胖喵喵!


……也越来越傻了。




还有我们的团老板,最近日子依旧过得十分惬意,每天过着打狗、撩汉、抓鸟、晒太阳的幸福生活。


——真羡慕它俩啊!(老阿姨的沧桑脸)





随便发点画。好久没练退步好多。第一次接触滴胶。镯子叫浮海。

零与整

1.雷安。有卡埃一句话丹秋,嘉艾,凯柠帕佩银幻。
2.跳跃度大。
3.自己写着玩的开心产物,很乱。
4.呆毛三人组亲情向,喜欢他们没道理。

這是呆毛家今晚吃过晚餐之后安迷修的第二十次叹气声,安迷修只觉的心里发愁。愁的不能更愁。虽说早有预料但是他还是不能接受家里两个小姐弟真的分化成了o。毕竟他之前还一直期待会是b来着。“那么,举手表决吧,是去军校还是去培训基地?”安迷修看看这俩被他宠大的小姐弟心里觉的扎心。他不比艾比埃米长几岁,是师傅出事后被艾埃夫妇领养回来的远方表亲,经过两年磨合关系好的比亲哥还好。虽然他本来就是这对小姐弟俩的哥。此家族一般盛产于b。可以说b是这个家族的特色。装b是不存在的人家是纯血统。安迷修曾经信心满满的以为自己是个b。谁承想到了这一代安迷修自己率先分化成了O,成了家族的稀有血统。安迷修发愁,安迷修难过,安迷修想上军校,于是他装成了a。军校的生活水深火热但是安迷修就是厉害,靠着铁打实的实力排名学校前五并且如鱼得水。年纪的优等生。每学期都有丰厚的奖学金拿给小姐弟当零花。虽然认识了个大麻烦。安迷修苦大仇深磨磨发痒后槽牙,此时他已经从小姐弟上学一直到了嫁人。他现在有点想撸袖子了。

艾比和埃米看着发黑气的安迷修感觉有点不妙,他俩根本想不到自己居然会成为一个o,虽然家中富裕根本不愁抑制剂的事。但是月月来的发情期还是有点让他们烦躁。他俩对视一眼确认了眼神,由艾比咳嗽两声将安迷修捞回了神。“我们要去军校,培训基地那个地方一点也不好玩。”安迷修更发愁了,呆毛都萎的要不成,军校不比其他地方,虽然他罩着小姐弟绰绰有余但就怕出个外一,年年都有几个o会被戳穿身份露出尾巴,就是他也被雷狮那家伙差点戳穿踩着尾巴。还好他机智逮着一管子抑制剂就往雷狮身上扎。在问题被解救的同时看到了雷狮被他扎的滋儿哇一声嚎,之后就是十万伏特加一星期追杀。他捏捏耳垂让自己回神,想让小姐弟再考虑一下。艾比埃米见着安迷修这副样子知道他的为难,一左一右坐到安迷修身旁当起心理医生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培训机构里面的弯弯绕绕他俩懒得玩,不如到军校那边去长点见识。实在不行他俩还可以回家继承家产不是。艾比埃米左一个安迷修最帅,安哥最厉害。右一个安哥最棒安哥最好。愣是把安迷修夸的晕头转向,乐乐呵呵就拍板定下了小姐弟装b去军校的事。

自艾比埃米进了军校过了几个月安迷修也没时间看他俩,一直忙着连轴转,百年校庆来袭拽着雷狮安排这与那,直到有天突然接到有人在操场闹事急急忙忙赶过去控制局面,结果刚好见着小姐弟已经把闹事的一堆人撂倒。艾比埃米并排站在一起,艾比受的伤较少,埃米抬起手擦擦脸上的血痕狠狠往地上吐口血沫,两人环顾一圈四周,安迷修分明看着清楚,那眼神像狼。这场面直到围观的人看见安迷修,如同看好戏一般让出一条到来。安迷修缓缓走到小姐弟跟前看这他们,心中心疼的要不得。艾比埃米瞬间就僵了身子不知所措,低头不敢看着安迷修。安迷修扫视一眼被撂倒的几个家伙在心中记下,带着艾比埃米就赶到医务室给他俩上药。到了医务室见着没人艾比率先忍不住委屈含着泪握着拳头告了状。有些个高年级败类见着他们长着好欺负想讨要保护费,他们不依居然就开始动起了手还骂了难听话,实在忍不住就还了手。安迷修气的手上青筋爆起。抱住小姐弟安慰拍了拍,站起来撂了凳子落了句好好休息待会见。就找着了那群人,把人堵在暗处将他们全部打爆完拍拍手回去找艾比与埃米去。

安迷修回去后艾比与埃米已经在校门口等着他了,安迷修看着小姐弟最近长高不少,干脆一手牵一个慢慢悠悠走去小夜市吃夜宵。一路上叽叽喳喳知道埃米居然认识了雷狮他弟卡米尔,之前甚至与艾比埃米他们有过一些不愉快,安迷修听着有点担心。知道艾比说到卡米尔连蛋糕都会给埃米分,关系好到就差睡一张床上时虽然觉的不大对但依旧放下了心。埃米又说艾比有了初恋奈何人家有个竹马艾比根本没机会,气的艾比跳起来给他了一个暴栗。埃米哎呦一声赶紧往安迷修身旁又躲躲,探出个身子做个鬼脸。在吃夜宵时又细细碎碎问了些杂七杂八,确认小姐弟过的真的不错才长出口气。就连回到宿舍时都哼着小曲,引着寝室里格瑞嘉德罗斯惊诧侧目。直到雷狮忍无可忍撕开个小面包堵住了他的嘴。

在毕业时,雷狮终于追到了安迷修,卡米尔和埃米早就成了一对小情侣,丹尼尔副校和秋校长终于有了个孩子。凯莉柠檬,银爵紫堂格瑞与金已经上了本垒。海盗团的剩下两个团员也进行了内销。安迷修有点警觉的发现嘉德罗斯最近好像对艾比的态度比较奇怪。他磨磨后槽牙已经开始想好如何给嘉德罗斯下绊子。在埃米结婚那年,安迷修正式退出政界开始做起了生意,在嘉德罗斯追到艾比那年,安迷修将公司开成了世界第五。前几名还是以前在学校的f4,安迷修公司往前一名就是他已经结婚几年的伴侣雷狮做得公司。

之后的之后,所有人平平淡淡,结婚生子,偶尔在生活中有些小摩擦。有一次他们所有人抛下孩子给自己放了个长假,一起去旅行了一个星期。什么都跟以前一样仿佛什么都没变过。但又不一样。众人哄笑着举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之后又接着往前走。 在安迷修与雷狮的孩子结婚十九年之后,两人在床上相拥于一起平静定下誓言并亲吻对方,安然一同去往来世。

手中的玫瑰


一句话雷安,卡埃,嘉艾。
艾比视角
随笔,可能会写长篇,属于写着自己开心产物
剧情为艾比保护了安迷修与埃米两人,重伤。
我就是喜欢嘉艾。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如果仔细想想会很有意思啊。






“我不疼的,我一点也不疼的。”艾比对着眼前两个不知所措的傻子强撑的露出个微笑来。埃米将哭不哭,看着她难受极了,安迷修那个傻子骑士也是一样沉默着,本来很好看的眼睛都蒙上了一层尘。艾比在心里叹了口气。俩个傻子,这样子她怎么好好睡上一觉嘛。“你们呐——都说了姐一点也不痛!不许这样给我笑啊这样哭丧着脸干嘛?你们这样,你们这样搞的我跟——”她提高了音调却不知道下句该说什么了。太狼狈了,现在的她真的太狼狈了。在平时她总是干干净净的,被两个笨蛋保护的总是很好……就跟小公主一样。他俩的手中宝,心尖尖上的小姑娘。一直都是很精致的一个小人。现在她的裙子上,全都是灰尘。而且被搞的乱七八糟到处都是血。现在还有温热的血液在往外流,让她渐渐枯萎。这太糟糕了。小姑娘这么想到。要怎么给这两个笨蛋一些安慰呢。安迷修有雷狮那个海盗头头……埃米也有那个面瘫矮子……他俩以后肯定可以的。姐也不一定会死在这里我还要美美的去找嘉德罗斯那个九岁儿童的麻烦。他太看不起人了……艾比已经开始有些晕晕乎乎的了,她的眼皮子一眨一眨的,她有点想睡觉了。艾比偷偷瞄了一眼他们两人,埃米和安迷修又开始紧张起来两。艾比只得再次复述一遍之前已经说过很多遍的话“我不疼的,我一点也不疼。我不会睡觉,我觉的现在很好。”才不对呢,红发的小姑娘在心里鼓起腮帮气鼓鼓的反驳自己,肋骨断裂的感觉很不好,子弹穿透身体的感觉很不好,血液流失的感觉也很差劲。红发小姑娘在心中得意洋洋的叉了会腰。但是我不会让他们伤心呐。

“你们得夸夸我——”艾比觉的自己快要睡过去了,赶快打起精神努力以平常的口气撒娇,如同平日里她要讨要一个抱抱,或者一件好看的衣服以及她所有想要的物品。“你们不可以这样哭丧着脸,我解决了他们。我一直说过我很强的。你们得夸夸我——我这么——”她顿住了,她一直知道被人拥抱的感觉很温暖。她一直喜爱着被拥抱的感觉,那会让她感受到令她喜爱的情绪。现在她有些害怕这个拥抱。两个笨蛋小心翼翼的抱住了她。这下可糟了。艾比嘟囔一声抵挡不住困意闭上了眼睛。怕是睡不了一场好觉了。

小孩软糯糯,眨着水灵灵的眼睛拉着她娘亲的衣角一声又一声。“娘、娘、爹亲和兄姐们是否安好?”妇人没有回应,小孩仰的头看不清妇人的表情,妇人的脸掩在阴影里,看不真确。她等的有些急了,小手紧了紧又想出声。妇人柔柔一笑弯腰将小孩儿一把抱起搂在怀中,在粉雕玉琢的脸上亲了一口。“一切尚在安好,你莫管就是。在这安心呆着,娘过段时日就回 。”小孩乖巧点头,抱紧了她娘亲,如同小兽一般将头埋到她亲人的颈窝里寻求温暖。妇人轻拍着小孩的背似想将她如儿时一般慢慢哄到睡着。小孩慢慢困倦起来,却又努力睁大着眼睛。不敢睡,怎敢睡着?睡着了,娘亲便又要飞走了,如同她那日捉的蝴蝶一般,一个不小心,那蝴蝶就。她轻微摇摇脑袋把这想法晃出了脑壳。恍惚间,她如同穿梭在云里雾里,她张开手去抓,烟云从她手里流走。似水,也似那丝绸。
娘亲还是走了,如同蝴蝶,也如同那日她在梦里追逐着的烟雾。她一觉醒来揉揉眼睛。尚还困倦着。起身抓着被角,呆愣愣不知该做什么。她穿戴好衣饰,裹的如同那狐球兔儿一般。她走出屋门缓缓呼出了凉气。迈开步伐张开手臂想轻巧的转一圈。如同蝴蝶一样。娘亲飞走了,爹亲与兄姐也飞走了。厚厚的衣饰拖拽着她,她跳不起来,也迈不开那脚。她无奈的驻足于原地,再一次迷茫四顾找不住烟云之中的方向,烟云从她脚下留过,慢慢覆过她的脚踝,如水一般再度又流走一回。在这飘飘摇摇的世间,她飞不走。

乌鸦之栖:

求扩散辟谣了!!!扩散!
我很感谢po主发言,但是我也很担心你也会被集火啊我真的很担心【】
然后里面说的的确有很多也是我想说的,不过我吐话真的有限。
这件事本无关雷安,但我认为,既然很多人通过雷安看了这件事,误会了很多,所以也希望他们能再看到。

辟谣长微博:

非常抱歉打了雷安tag。

但是之前充满谣言的长微博打了雷安tag,并且雷安家很多太太也被这次事件波及,所以我认为也有必要在雷安tag下澄清一下,3天后就会撤tag。

另外贴一下辟谣微博地址(长微博现在被屏蔽了,大约明天能恢复,希望大家明天关注一下),希望大家帮忙转发一下,非常感谢。

再次为占tag道歉。

本文可以转载

“先生,如果这个世界的什么感情都需要一个理由的话,那这个世界岂不是太过可怕/(好笑)了。”